澳门赌博在线>女生小说>独占爱妻,叶少的心尖宠>独占爱妻,叶少的心尖宠全文阅读>正文 番外038初见已情深你的球,已经在我肚子里了结局下
  • 手机阅读本书

    扫描二维码,直接手机阅读

正文 番外038初见已情深你的球,已经在我肚子里了结局下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独占爱妻,叶少的心尖宠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    00小说网澳门赌博在线

    五年后

    当安昕为了一个合同摆了董总一道,被董总的保镖追到穷途末路,误闯入酒店的一个房间时,她就有种自己这次栽了了感觉

    即便分别五年,但是他身上那种气息她一日都不曾忘记

    当她被他压倒在床上,那一管冰凉的液体注入体内,她疯狂的挣扎起来,而男人的低沉的声音犹如鬼魅一般响在耳边。

    “小昕昕,你知道么那晚我拒绝了你,我整整后悔了五年”

    安昕身形一僵,五年,五年前的那个晚上

    她将他拖回公寓,当着他的面解开衣衫,含泪对他说,“崔白,你好好看清楚我的身体,我冰清玉洁,现在,我要把这干净的身子给你你不是一直想要么,我都给你请你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了”

    崔白当时的表情是什么样的来着哦对了

    他僵硬的走到自己面前,伸手将她的衣服拉好,然后一颗一颗扣子的系上,“昕昕,我的确想要你的身体,可是,我更想要你这个人,你这颗心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了身,她看到他微微耸动的肩膀,她猜,他是哭了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想要安慰他,可是手伸到半空中时,他却开口,“你走吧,以后,我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,明天我会出国去,以后不再回来”

    慢慢的收回手指,她转身跑出公寓,她在一个昼夜餐厅里坐了一夜,第二天清晨,她买了个镊子,在脖子上夹出了青青红红的痕迹去蒙骗莫寒

    结果,莫寒觉得自己被戴了绿帽子,整整五年都不肯碰她,即便时而会亲亲她,但再深的举动便没有了,这倒也和了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毕竟,她这个人啊,身和心都是一对一,一旦心里装了一个人,那么她的身体也会给那个人。

    这一生,她和崔白不可能了,所以,她宁可守着这份冰清玉洁过一辈子,也不会将身体交给其他男人。

    自然,这些年来,莫寒身边的女人也实在不少,就像走马灯一样,今天是这个,明天是那个,他在风流场上的建树远远要比他在商业上的建树高的多。

    感受到身下女人的僵硬,一抹冷笑在崔白的唇角化开,他褪去两个人的衣服,耳鬓厮磨之间长驱直入,虽然用了药,但是安昕紧绷的身体本身带着抗拒,再加上崔白的确有些急躁,她还是有点疼了。

    她咬牙忍着,崔白也满头是汗

    尴尬啊

    他这五年来也没经历过女人,他不知道该如何让安昕好受

    他在心底暗暗骂着:妈的,岛国片里都t是骗人的,什么只要用了药,肯定会让女人舒服的嗷嗷直叫,她倒是哼哼了,但却是因为疼

    为了完美掩饰自己的窘境,崔白贴这安昕的耳边问,“这五年,你想我么”

    安昕,“”

    想,怎么不想

    他不知道,五年来,多少个日日夜夜,她都是在思念中度过的。

    可是,今时今日,她对他,却做不到坦诚相待。

    毕竟世异时移,他们都不再是过去的他们,崔白今日对她所做的一切,她不知道是因为恨还是因为爱,所以,她便不能这么快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安昕不语,崔白有些恼火,用力撞了她一下,安昕疼的直嘶嘶,冷汗呼呼往外冒,死牙咧嘴的看着他,“我想你大爷”

    我想你大爷

    崔白在心中默默咀嚼了这两个字,随后有点疑惑,“你是不是多说了两个字你想我大爷干嘛他都死了多少年了”

    安昕,“”

    本以为这一夜风流会很快结束,可是没成想啊,崔白的战斗力惊人,这也难怪,五年前他就憋着,这五年来,他心里的憋屈和身体上的欲求不满反复这么身心,可偏偏的,他对其他女人提不起任何兴致,所以,今日他算是把五年前五年后的火一并发泄在了安昕身上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安昕迷迷糊糊的看到东方鱼肚白,而崔白似乎还没有罢手的趋势,她鼓足了剩余的力气,“冷静,冷静”

    她这声音,与其说是阻止,更像是呓语,再加上她半眯着眼睛的迷糊样子,让崔白顿时误会了,男人紧皱眉心,“冷竞冷竞又t是谁安昕,你到底多少男人”

    安昕,“”

    她很想知道,这五年来崔白到底经历了什么,为什么智商下降了这么多呢

    这一场本该透着旖旎和爱恋的情事在崔白的误会之下变得十分惨烈,天亮的时候,安昕像个死人似的倒在床上,气息奄奄,虽然崔白一身爽朗,总算将自己这些年压抑的邪火全部发泄出来,但是,心底的怨气却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冷竞

    那是什么鬼

    之后的事情便是,崔白用与董总的一纸合约,要挟着崔友兰将安昕借给了他,崔白就这么日复一日的在安昕面前晃荡,夜复一夜的在床上将她折腾的死去活来,纵然安昕的内心防线再解释也禁不住崔白的攻势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五年来,她从未有一日忘记过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至于两个人的缘分也得到了崔家人的肯定,潘美云为儿子的婚事操碎了心,崔列也着实着急抱孙子,至于安昕的身份么,就像崔郁所说我,五年了,五年都没人能钻进崔白的心,估计他这心就是块冰,只有安昕这团三昧真火能融的开。

    潘美云和崔列甚至有些后悔,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拆散了这对鸳鸯,说不定,他们早就三年抱俩了。

    嗨

    两个人这边紧锣密鼓的商量着婚事,那一边莫氏的经营却陷入了?;?,再加上莫娜被害,崔友兰变得神智失常。

    老话说得好,屋漏偏逢连阴雨,公司陷入?;?,股东们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开始架空莫寒,他腹背受敌,内忧外患。

    莫寒这时候总能想起安昕的好来,人如其名,有她在身边时,他总是能安心,她总能将公司上下管理的井井有条,规避风险,争取项目,规划投资她这一走,他乱了章法,连带着公司的经营也陷入困顿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这五年来,他对她已经有了浓浓的依恋,不光是公司管理,连同他的感情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她一天早晨,她顶着一脖子的吻痕出现在他面前,他怒火中烧,五年都没碰她一下,连那两张结婚证,都是他找人办的假证,上面的照片是他找人p上去的,虽然看起来假的很,可是他们之间不就是这样一个形式么

    后来他也经常想,他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呢并不是因为她将身体献给了崔白,而是因为,她在那个节骨眼上跟崔白颠鸾倒凤,是没把他放在眼里,更确切的说,没把他放在心里。

    这个认知,让他恼火

    这一恼火,便是五年。

    最近,他时?;岚涯钦偶俳峄橹つ贸隼纯匆豢?,上面安昕的照片是从她学生证上抠下来再p上去的。

    她笑的格外好看,明艳又无忧,就像一朵向阳花。

    崔白轻轻抚摸着照片中女孩的脸,再一次问自己,若是自己能早点认清自己的心,是
--0---0---小--说---www.esoesmarte.com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
独占爱妻,叶少的心尖宠00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00小说推荐阅读:穿越之福禄祷禧
-0--0---小--说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不是会近水楼台,那崔白呵呵,还能有他什么事呢可是偏偏的,他占了天时地利,却独独输给了自己。

    莫寒和安昕结婚的那一日,整个a市的权贵都来了,安昕已经是怀孕四个月,肚子微微隆起来,可身形却十分纤细,走路利落,一点都不笨重。

    两人对神父起誓的时候,潘美云不断的用手绢擦眼角,嘴里喃喃自语,“崔家的列祖列宗啊,蒙你们的保佑,小白终于在我有生之年娶媳妇了”

    一旁的崔列抽抽嘴角,潘美云另一侧的崔郁无语的瞅了一眼自家老娘,“妈,别动不动就把崔家的列祖列宗搬出来行么老人家在地底下清闲的很,你动不动就拎出来念叨,也不怕绕了他们的清净”

    潘美云登时不乐意了,“你个臭丫头,自己的终身大事到现在都搞不定,是不是等我死了你也不打算把自己嫁出去啊你这样,我怎么对得起崔家的列祖列宗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妈,别说了,明天我就找个男人结婚去”

    哐当

    崔郁的话音刚落,礼堂的大门就被人推开,厚实沉重的大门发出沉闷的声响,一个身子颀长的男子背对着阳光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“安昕,我倒是也想让你顺顺当当的把这个婚结了,可是我觉着,有些事你应该知道,到时候再想想是不是要结这个婚”

    莫寒拿着一达文件朝着礼台上的二人慢慢靠近,崔白挥了挥手,两侧冒出几个黑衣人要阻挡莫寒,却被安昕制止住。

    她提起裙摆要走下去,却被崔白拉住,“昕昕”

    “小白,有些事,必须要解决相信我”她拍了拍男人的手背,慰借着他的不安。

    看着安昕向着崔白走去,崔白忽然想起武侠00小说www.esoesmarte.com里的一个桥段:张无忌跟周芷茹的婚礼上,赵敏忽然出现,趴在张无忌的耳边说了几句话,便将新郎官诓走了,结果,张无忌和赵敏终成眷属,而周芷若则成了整个武林嫌弃和讨伐的对象

    不是他自己要对号入座,可他总觉得,自己会和周芷若一个下场

    被最爱的人抛弃

    果然,莫寒跟安昕说了几句话之后,安昕的脸色大变,她木讷的回过头,眼底带着愧疚看着不远处的崔白,嘴唇微微颤抖着,似乎想说些什么,却无法说出来。

    崔白想,大概是他方才的想法应验了,安昕是不想和他结婚了,但是,他并非周芷若那样柔柔弱弱的女人,他自私,他会用自己的方式留住他心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走下台,踱步来到安昕身边,深邃的眼眸一直盯着她略有些悲伤的脸。

    “昕昕,刚才我信了你,让你过来和莫寒说话,现在,你是否能对得起我的信任”

    安昕的眼眸晃了晃,“小白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说完了,就和我将这场婚礼完成?!?br />
    “小白”安昕看着崔白有些苍白的脸,讷讷的说,“婚礼可以进行下去,我可以和你完成这个仪式,可是,仪式之后呢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”男人注视着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,小白啊,我可能可能没办法跟你进行仪式了,若你非要进行,我可以陪你,但是,仪式之后,我还是要走的”

    崔白看着安昕的脸,似是有些不信,他的脑子有些恍惚,一瞬间,好像回到了五年前,她对着他的背影说:小白啊,对不起,我没办法跟你好了,我要遵照莫爸爸的遗嘱,跟莫寒在一起了

    她还说:崔白,我的身子冰清玉洁,你想要便拿去

    那个时候,跟此时此刻,何其相似

    呵呵,没想到过去了五年,他居然又被女人抛弃,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,更可悲的是,还是同一个女人

    吱

    崔白的脑子里一阵刺耳的响声,他痛苦的双手捂头,口中犹在哼哼着便弯腰朝后侧退了几步,安昕想上前,却被潘美云拦住了

    印象中和蔼的老人此刻的眼神变得凉薄又尖锐,但是,看着她的目光却找不到丝毫锐利。

    “安小姐,五年前我曾破坏了你和小白的姻缘,五年来,我一直在自责,刚才我还想着,能把你娶进崔家的门是对得起崔家的列祖列宗了,可是现在”潘美云微微扬了扬嘴角,“现在,我倒是不必再自责下去了”

    “伯母”

    “别叫我伯母,我受不起”潘美云推了她一下,“既然你觉得要和莫寒走,就走的彻底些,不要让小白再听到你的任何消息走吧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走到儿子身边,让人将头疼欲裂的崔白扶到了外头。

    崔白似乎挣扎了几下,可头实在太疼,他眼前一白,居然直接晕过去,安昕心中绞痛,脚下不由自主的跟过去。

    “安昕,既然你们注定成不了夫妻,为什么要现在纠缠呢”

    她转过头看着莫寒,正在迟疑的时候,莫寒拉着她的手腕将她拉出礼堂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烂摊子由崔郁收拾,一方面将礼堂内的宾客疏散,另一方面又把分子钱退还回去,还要压制舆论,忙的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安昕跟着莫寒上了车,冲他伸出手,口吻冷漠,“现在能给我了么”

    莫寒胳膊撑在车窗上,眼底泄露出一丝暗色,“你倒是直接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这个时候更想揍你一顿”安昕握住手指,蕾丝的白色手套生生让她抠出一个洞来,“莫寒,这么多年来,我自认为为莫家做的足够多了所以,我真没必要再跟你客气”

    “足够多你做的那些就能抵了当年我爸对你的救命之恩”

    “那你到底是想让我还莫爸爸的恩情,还是看不惯我幸福想要破坏我的幸福呢莫寒,你问问你自己,你到底想干什么若是报恩,我与你假结婚,从银行骗出了莫爸爸的遗产,这些年在莫氏卖命,你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t想要你”莫寒脱口而出,安昕愣住,莫寒死死的盯着旁边的女人,复又低低的重复着,“我想要你”

    安昕似是听了一个冷笑话,微微勾了勾唇,“莫寒,你活到这么大,似乎都在追求自己得不到的人和物,倘若现在我扒着你不妨,死活要嫁给你,为了你的风流韵事而痛不欲生,寻死觅活的话,你肯定已经对我弃如敝履了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莫寒被她说的无言以对,转过头,他吩咐司机开车,两个人一路无语,到了莫宅,安昕看到崔友兰坐在长椅上。

    她精神失常,整个人都很憔悴,满头白发,在她看到安昕的那一刻,眼睛忽然亮了,她从长椅上站起来,匆匆向着安昕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昕昕,昕昕,你回来啦,娜娜不见了,你是最有本事的,每次娜娜跟我玩失踪,你总会找到她,快点帮我去找找?!?br />
    崔友兰拉着她的袖子祈求着,安昕的心一沉,她已经不再是过去的安昕,所以,即便崔友兰疯掉,她也提不起一丝怜悯之意。

    她冷冷的拨开崔友兰的手指,“夫人,我没你说的那种本事,我还有事”

    说完,安昕拖着裙摆走向自己的那栋小木屋,莫寒神色暗沉,冲着一旁的女佣示意,女佣将崔友兰拉回家,他在原地站了会儿,心想,过去的那个安昕,自己终是没能及时抓住,让她从自己面前溜走了

    他进去不久,
-0--0-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独占爱妻,叶少的心尖宠00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00小说推荐阅读:穿越之福禄祷禧
--0--0---小--说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安昕便穿着一身平常的衣服进来了,她隆起的小腹刺痛了莫寒的眼,他转了头走向二楼,安昕在后头跟上,进入书房之后,莫寒从抽屉里拿出笔记本电脑点开,播放的是一段视频录像。

    录像中,一个男人满头是血倒在地上,几个外国男人踢打着,忽然,男人翻身而起,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碰碰开了几枪,外国男人倒地不起,似乎是死了

    男人似乎用尽了力气,将手枪仍在地上,安昕这才看清了男人的脸崔白

    莫寒按了一下电脑,画面停止,“崔白忽然回国我一直很好奇,他这么就忽然回来了原来,是在国外杀了人潜逃回来的”

    安昕不动声色的坐下,“你想怎么样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应该知道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是想让我跟你在一起,我做不到,我无法让我和小白的孩子叫别人爸爸”

    “这个想法我倒是没有,我也知道,你不会同意”莫寒自嘲似的笑了一下,“我不光有崔白杀人的视频,连他那把作案的手枪都在我手里,只要我交给警方,他后半辈子就得在牢里度过”

    安昕抿着嘴唇,“你到底想如何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我得不到的,也不想让别人得到”

    呵呵安昕冷冷一笑,低头看了一眼隆起的腹部,许久之后,才点了点头,“好”

    莫寒将崔白的新娘抢走的新闻传遍大街小巷,更有新闻说,崔家二少因为丢了新娘丢了面子一病不起,总之,崔家成了a市人茶余饭后的谈资,至于安昕,因为在莫氏工作时做了个违背国法的项目被警察抓走,在狱中,她听不见人们的议论,看不到别人鄙夷的嘴脸,倒是清净。

    有一日,莫寒来狱中探视,看到安昕的肚子越发大了,他便问,“还有多久才能生产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?!?br />
    “你倒是会躲,躲到这里来,任谁都无法打扰到你?!?br />
    “多谢夸奖?!?br />
    “其实,你那不是什么大罪,根本不必进来,若是想找个清净的地方,大可以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出国,我在这里,和小白也是在一处?!?br />
    安昕说话的声音很轻,但却像一把利剑,狠狠地扎进莫寒的心里。

    “你真知道如何刺我的心啊”

    “心呵呵,的确,你真有心啊可惜,你的心,是黑的”安昕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,缓缓走向探监室的门外。

    “还有半月你就能出去了,到时候,我来接你?!?br />
    莫寒默默的说完这句话便不再说什么,静静的看着安昕走出探监室

    他走出去上了车,一脸疲惫,司机问他怎么了,是不是因为最近公司的事务而烦闷,他沉默了一会儿,不答反问,“老李,如果你得到了你想要得到的,却丝毫不感觉到高兴,是什么原因”

    “嗯”司机斟酌了一番,心中倒也想明白了老板为何要这样问,这才说,“总裁,我家里并不富足,我渴望很多东西,可是也知道什么东西我能要,什么东西我要不得,可能,得到了要不得东西,不会高兴,反而会觉得苦恼吧”

    得到了要不得的东西莫寒反复想了想这句话,最终没说什么,摆摆手让老李开了车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,安昕的身子越发笨重,她拎着行李走出监狱时,一眼便看到了门口的崔白,他消瘦了许多,眼眶都塌陷了。

    她收紧了拎着行李袋的手指,低下头,无视崔白的存在朝着遥远的公车站而去。

    “昕昕”崔白沙哑着声音叫住她,安昕回过头看了他一眼,淡淡一笑,“二少,好久不见?!?br />
    “我是米粒儿的爸爸,你就只想跟我说这句话么”

    米粒儿

    他还记得啊

    这是宝宝的小名儿,安昕曾说,你叫小白,那么咱们的孩子就叫米粒儿,白米粒儿,以后咱们就不愁吃喝啦

    安昕忍不住一阵阵的心里发酸,但还是忍着没发作,“那天,实在对不起”

    “那天的事情我不想管了,我现在只问你一句,你还要不要回到我身边”崔白目光灼灼的看着安昕,“我这几个月一直忍着不来看你,不是因为不想你,而是因为想让你想明白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想明白她其实一直都很明白自己想要什么,可是天不遂人愿啊,她想要的,老天偏偏一样都不让她得到

    “其实,我从婚礼上离开的那一刻开始,我就想的很明白,崔白,我不想和你啊,你要干什么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崔白便将她打横抱起,安昕吓了一跳,胳膊腿直扑腾,崔白将她塞进车里,自己随后上去快速发动汽车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愿意跟我走,那我就把你绑了,关在家里,只能我看,只能我碰安昕,我说过,五年前的那次放手让我一直后悔着,这种傻事我绝不会做第二次”

    车子行驶的很快,安昕坐在车上心里发慌,她倒是很想让崔白将她抢回去,日日关在家里,可是莫寒手里的那段录像和手枪

    “二少,你唔”

    她方要说话,却觉得腹部一阵抽疼,她觉得身下一阵潮湿,往下一看,羊水已经浸透了衣裙

    安昕看着前方,伸手握住上方的把手

    崔白的车速太快,现在已经驶入市区,若是他知道自己破水,一定会疯掉,没准造成连环车祸也不一定

    咬着嘴唇忍着疼,安昕尽量用平缓的声音说,“小白,你的车速太快,我,我有点晕,好想吐,你能把车子停下,让我休息一下么”

    崔白现在心里乱的很,但却有个很明白的想法,就是不能让安昕下去,不能让她离开自己半步

    “我们的公寓很快就到,你再忍忍”

    “小白,我不跑,我真的真的不会跑我身子笨,想跑也跑不了啊我好难受,你靠边停一停,大不了大不了我不出去,你,你看行么”

    崔白扭头看了安昕一眼,入目的是她扭曲的表情和苍白的脸,还有被汗水浸湿的头发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好难过

    崔白最后还是不忍,慢慢的将车子停在路边,那一刻,他的手掌忽然被安昕握住,那里到,似乎要将他的手指捏碎。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“小,小白我,我要生了快点快点叫叫救护车”

    崔白这才反应过来,低头一看,她的衣裙和座椅都已经湿透了,羊水滴答滴答的往下落

    他恼火的抽了自己一嘴巴,她方才是怕自己过于激动着急酿成车祸,这才让他停车,还不断的跟她商量着,她方才得多疼啊,他还傻b似的怀疑她

    “我送你”

    “不行”安昕咬了咬牙,“你打120”

    她要生了,崔白肯定比她还着急,如果这个时候崔白开车,没准会出事,她不能拿三个人的性命开玩笑

    最后,崔白还是妥协了,他拨了120。

    很快,120的救护车来到,将安昕台上了救护车,崔白紧随着她,坐在她身边紧紧的握着
-0-0--小--说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
独占爱妻,叶少的心尖宠00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00小说推荐阅读:穿越之福禄祷禧
-0--0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--
她的手,安昕看着她,因为疼痛而脸庞扭曲。

    “小,小白在狱里时,我听一个大姐说说我怀的是个丫头都说,都说丫头是爸爸前世的小棉袄可是我也知道,伯母一直盼着我能生个儿子继承崔家的香火我,我”

    “什么女儿儿子的,这都什么时候了”崔白握着她的手,满头是汗,他不知道生孩子有多疼,可看着安昕的脸,他真想替她疼。

    “不,你听我说完如果伯母不喜欢米粒儿,你,你一定要护着她,不要不要不理她”

    崔白张了张嘴,想要说我是她爸爸,自然要护着她,可却有觉得安昕这话说的不对,遂又道,“这孩子是我们的,若是她挨了嫌弃,自然是由我们一起护着,凭什么我一个人来护着”

    “我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”崔白牢牢握着她的手,“我妈不是那么封建的人,再说,我们还会生好多孩子,我就不信生不出儿子来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安昕闭上了眼睛不语,不多久,她被送进医院的产房,潘美云和崔郁接到消息之后快速赶到,听见从里面传来的嚎叫,潘美云急切的问,“什么时候进去的怎么样了”

    “进去一个多小时了,我也不知道”崔白道。

    “妈,你问她管什么用啊他又没生过孩子”崔郁道。

    潘美云想想也是,也顾不上那么许多,推开产房的门直接冲进去,几个护士想阻拦,却被潘美云直接喝退。

    来到产床前,安昕正在用力,身下血淋淋的一片,孩子的头还没出来,安昕的力气都用尽了,旁边的医生盯着仪器上的气息走线,无语的道,“这孩子实在生不下来,不行就剖腹产吧?!?br />
    “可是几个手术室都占满了,腾不出空余的,产妇的羊水已经流尽,这孩子再不出来,恐怕会”

    一个医生看到潘美云,冷着脸道,“你谁啊,怎么进来的快点出去”

    潘美云没理会,方才医生的话已经让她心惊肉跳,她走过去,握住安昕的手,“昕昕啊,你听妈说,现在你的情况很不好,孩子出不来,羊水都流干了,你再用力一些,看能不能把孩子的头先生出来”

    安昕看着潘美云,原本快要疼晕过去了,可是听见潘美云说的那个妈字,她心里瞬间涌出一股子暖流。

    她自然知道当初她从婚礼上逃走潘美云是如何痛恨自己,可是如今,她却称自己是她的妈妈

    “安昕,这些日子我也想明白了,如果不是出了什么大事,你根本不会半途离开”潘美云握着她的手越发收紧,“昕昕,生孩子是女人的一个劫,你一定要挺过去我不想失去你这个儿媳妇”

    儿媳妇呵呵呵呵

    安昕在心底笑了几声,憋足了一口气

    哇

    外头的崔白忽然听见从产房里传出婴儿的哭声

    安昕生了个女儿,崔家上下当成了宝贝一样,特别是潘美云,在安昕坐月子期间,米粒儿大小的事情都由她一手负责。

    崔白就算想抱一下都要请示,潘美云怕他莽撞,将那么软那么小的孩子伤了

    安昕开始还担心潘美云会不喜欢米粒儿,可是现在一看,自己倒是多虑了,只不过莫寒那边

    “怎么了”

    崔白见安昕在床上发呆,坐到她身边,拿起旁边摆着的鸡汤,一口一口的喂进她口中,“你现在在月子里,如果过于焦虑,会影响产奶?!?br />
    “你怎么懂这个”

    “我妈告诉我的?!贝薨子檬志钗氯岬牟寥ニ旖堑奶乐?,“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,昕昕,我们好不容易走到这里,我不会让你离开我”

    安昕咬了咬唇,拿起他手里的碗,一口气将汤喝了。

    “小白,你当初到底是为什么回到国内的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因为想你喽?!?br />
    “真的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”

    “可是”安昕想了想,“莫寒手里有你杀人的证据,小白,如果你真的做了,就去自首吧,无论你在牢里待多久,我都会守着你,如果你不幸是我也会陪着你一起去”

    安昕最后还是将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,这几个月来,她一直在想,她为了掩盖真相躲避离开小白,事实的确被淹没,可是她并不好过,崔白也同样不好过

    既然他们都不好过,与其逃避,不如面对

    崔白想了想,忽然笑了下,“原来,你是被莫寒用这个胁迫啊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杀了人”

    “是我杀了人”

    “”安昕一下子失去了力气。

    “但是那并不犯法”

    “啊”安昕错愕,无语的看着崔白,“你能不能别大喘气,一次性把话说完好么”

    崔白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原来,在国有些居民是能够持枪合法的,崔白就是其中之一,那一夜他在酒吧喝酒,出门便被几个流氓抢劫,他最后只能开枪将几个人打伤,其中一死四伤,事后,他缴纳了???,这事便算完结了。

    之后他回国,没想到,莫寒居然拿这件事来要挟安昕,而安昕这个傻瓜,居然都不跟自己求证,就在狱里躲了四五个月

    “你不骗我”

    “不会”

    安昕忽然搂住崔白,用力抱住,“小白,你吓死我了”

    崔白摸了摸她的头发,淡淡的吐出三个字,“傻女人”

    莫氏的经营十分不乐观,税务局查出了几笔烂帐和偷税漏税的证据,崔白自然不介意火上浇油,趁火打劫的将莫氏的几个老客户拉到了自己这边,甚至联络银行不再向莫氏放贷。

    莫寒最后穷途末路,只能宣布莫氏破产,但是,崔白最后却给了他一笔钱,让他带着崔友兰去国外安度晚年。

    毕竟,崔友兰是他姐姐

    临走前,莫寒对崔白说,“我失败了,但是,我却从未后悔过从婚礼上将安昕带走”

    崔白低声一笑,“我也谢谢你,要不然,我还真不知道她爱我爱到这个程度”

    看着飞机从头顶划过,崔白和安昕相视一笑,安昕的头枕在男人的肩头,“小白,我真幸运,能遇到你,能有幸让你爱上我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种事,说不如做”

    “做”

    “嗯,妈说她现在还有力气带孩子,让咱们再接再厉,再来一个”

    安昕低低一笑,“其实,你是个很好的射手,你的球,已经在我肚子里了”

    十个月后,安昕产下一子,取名超人白

    为什么呢

    因为安昕说,小白在她心里就是超人

    全文完

    00小说网澳门赌博在线
00小说网(零零小说网)的最新网址: 澳门赌博在线 www.esoesmarte.com 。cc域名非常好记。第一时间阅读《独占爱妻,叶少的心尖宠》的最新章节 !
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“左右键[← →]”快捷翻页,按“回车键[←Enter]”直接返回章节目录.返回顶部

喜欢看独占爱妻,叶少的心尖宠的人也喜欢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