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手机阅读本书

    扫描二维码,直接手机阅读

第1157章 摧枯拉朽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大唐之绝版马官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高审行手中的酒杯举也不是、放也不是,手一抖,里面的酒都漾出来了。

李士勣不动声色,心说一般人维护自己的短处,一向戒意如城,那么我便另辟蹊径,不攻你短,只拿你内心里从未怀疑的事来试试!

李士勣通过在山道上的试探,早已不怀疑崔嫣的真实身份,既然你高审行嘴上不肯承认她是你女儿,那我顺理再试你一试。

想至这里,英国公再道,“柳中牧场李志恩的那些故从们胡说的,本官也不想相信,郭孝恪会是尚书令的老泰山?这简直是无稽之谈嘛?!?br />
高审行面目扭曲,恨不得发作,但在这里他还真不敢,他知道李士勣行武出身,死人见的多了,有些时候很有些心狠手辣。

逼急了他,将兴禄坊这些人往山沟里一埋,没有一个人知道。而来时为着隐秘,高审行居然还特意叮嘱随行的人,与任何人也莫说他们的行踪。

李士勣暗哼一声,没有谁为了儿媳的来历、而像高审行这般变颜变色,不管儿媳从哪里来,儿媳总是儿媳。

但女儿的来历有差错,那可就不成了,这可不光是女儿的问题!

“高大人眼睛一闭、茶壶一捏,可以什么都不想,但戒日国的女典客们可不会这么看事情,大人不信的话就看着,等高大人真做了太学博士,看她们还认不认得你?!?br />
旁边有个侍酒的小丫环低声提醒道,“高大人,这套酒杯都很薄的!”

今天摆上来的,是一套青玉雕磨的小酒杯,杯面薄如蝉翼。

李士勣责怪道,“你这丫头真不会说话,应该提醒高大人小心,杯子破了会扎伤手?!?br />
高审行捏杯的指肚儿都已经掐的泛白。

丫环不好意思地说,“国公,婢女就是这个意思?!?br />
鸿胪卿“叭”地一下将青玉酒杯摔个稀碎,眼如斗兽,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,“郭孝恪,高某与你不共戴天!”

刚刚从英国公这里听来的、有关郭孝恪的怀疑姑且不论真假,但崔颖与自己越来越远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她从长安跑到西州去、从黔州还跑过去,再回长安居然又跑过去。

而且去了就不想回来。

高审行当众吼出来的这个名字,只是他在无尽的憋屈之下、临时抓起来的一个假想的敌人,除此之外,他还能喊谁?

但有一点他已无比的清楚,鸿胪卿之位,并非像他想的那样,只要为着高府、为着孝道,就可以随随便便的弃如敝履。

失去了此职,他将一无所有。

那就连怀疑和探究一下正三品的、西州大都护的资格也没有了。

试问一个一无所有的人,要如何践行孝道?!府中那些兄弟们只是井底之蛙罢了,看看他们掩耳盗铃的那点儿出息!

鸿胪卿开始不再节制饮酒,一杯又一杯。很快,便喝得酩酊大醉,被人架着离席、进入另一处暖阁休息。

李士勣看着他的背影,喃喃道,“郭大人,请你莫怪在下吧,有道是风催秀木,蚁噬良林。懋功本无意,竖子偏来迫!我才是受害的。要怪,你只怪鹞国公将李某压得透不过气来?!?br />
李士勣还有些精神,踱回到“墨韵斋”他的书房中,要再消磨一下时间。

他坚信,鹞国公府的五夫人崔嫣,一定就是高审行的亲生女儿!以彼之矛攻彼之盾,高峻要如何面对接下来的欺君之罪?

这简直就是摧枯拉朽啊,就像是小孩子用积木精心搭建的一支小塔,抽掉支撑的一根,别的自会垮倒!

而他恰恰找到了支撑这支小塔的最关键一根。

他的字是不错的,自信高峻那笔臭字跟自己比起来,让他扔都不惜的动手。于是饱蘸了浓墨,挥洒着写出“摧枯拉朽”四个大字,很满意。

用印时,却发现桌上的朱红印泥盒不见了,哪里也找不到。但他心情不错,罕见地没有喝斥墨韵斋中的侍墨小童。

残席自有人来收拾,廊外梅树下的健仆们,随着英国公的离开而退下,接着,回廊内站班的婢女们也离开这里。

她们在庄园内各有自已的住处,时间已不早了。

有一个身材娇俏的婢女,从站廊处脚步匆匆回到她的住处,拿钥匙打开雕格木门上的铜锁,一闪身进去,再把门关上。

屋中未掌灯,床上的维幔往
--0---0---小--说---www.esoesmarte.com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
大唐之绝版马官00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00小说推荐阅读:骄探
-0--0---小--说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下垂着,一有人进来,维幔忽然瑟瑟而抖。婢女走到床边,伸手撩开床幔,床里头瘫躺着两个女子。

一个人二十五、六岁,似为主,身上衣衫俱全,而她身边的那个小丫环身上的衣服却不见了,身上只盖着一条被单子,肩膀露在外面。

见婢女进来,嘴里塞着布的两人同时眼含俱色。

婢女不理她们,当着她们的面、褪了身上的外裙扔在丫环身上,又伸手从床角被下拿出她来时穿的夜行衣换好。这才在她们身上拍点几下,两人便能动了。

她在床边低声恐吓道,“李士勣做的害人勾当最怕别人知道,你们不说,他便不知我来过。说了,他也不会让你们多活半日!”

两人嘴里塞着东西不敢去掏,慌乱地点头。

待这名心如蛇蝎的陌生女子闪身出屋。丫环问她主子,“我们说还是不说?”

对方道,“连我都不想说,你傻呀!外面那座塘里沉的还少?”

……

这位夜行女子,便是鹞国公的三夫人樊莺。

对她来说,进到这里来最难也就在外围,而在庄园里简直如闲庭信步。

她在“梅韵阁”的围廊上站着,李士勣和高审行谈话中的隐约意思,她也都听明白了。

依着樊莺的怒气,恨不得冲进去、挥缠莺??沉硕?,再放火将“梅韵阁”烧成“霉运阁”,那便一了百了。

但师兄也不知道自己跟到了这里,此时已至半夜,不知他等得有多焦急。

而且李士勣,就不知比原来的西州别驾王达老道多少倍,那时在山阳镇,她与柳姐姐两人联手,还险些栽在王达手里呢,在这里人生地不熟,她一个人不敢莽撞。

万一自己失手,那么师兄那里就什么也无从得知了。

她的震惊无法描述,只想尽快将这件事报与师兄知道,好让他有所防范。

高审行疯了,英国公居然又在郭孝恪和崔夫人的身上做文章,而在樊莺看起来,高审行就信了。

那么明日早朝,师兄要如何的被动?

出春明门时,樊莺即回头看过,她的百宝囊里携带有一根攀城索,但用不上。城太高了,滑如镜面,索子上的铁爪无从抓挂。

幸好她还有事做,做妥贴了,才好在城门开启之后进城。

时至半夜,此时的黄峰岭万籁俱寂,大概所有的人都已入睡了。除了在密林穿行的鹞国公府三夫人樊莺。

应该说还有一个人也没有睡,此时,他正被四马倒攒蹄地绑着,吊挂在一株歪脖儿树杈上,身子随着夜风微微晃着。

撤离的时候,他遭人暗袭。

黑暗中,有个身影一闪,出现在他的视线里,这人认出,来人正是将他捆在这里的蒙面女子,穿着紧身夜行衣。

她在地上拾了些干树枝,然后火镰声响,很快,山谷密林中出现一堆篝火,照着树上、树下两人。

他不知道树下这名女子是谁,蒙着面,只在火光中露着极美、而冷峻的双目、白晰的额头和一头的乌发,不知道她的身手因何这么麻利。

樊莺仰着脚,一把扯下那人嘴里的塞布,对他道,“把你知道的全给姑奶奶讲出来,谁支使你来的、让你做了什么,似乎你还有活命的机会?!?br />
那人不吱声,背叛英国公的下场他知道。

女子也不逼迫他开口,而是不知由哪里拽出来一柄明晃晃的宝剑,一会儿便砍了十几根直木,根根截作四、五尺长。

让他奇怪的是,她在砍树时一点动静都没有,鸭蛋粗细的树杈挥剑即断。

然后将直木削尖一根,便比量着树上吊着的人,将木棒尖头朝下、钉入到他身子下方的林地上。

那人暗道,难道是想给我插个笼子?

但他很快就知道那根本不是笼子,因为她插得密密麻麻,然后又挥剑将它们的上端一一削尖,最后再对他道,“你想不想说?”。

如果他落下来,会被底下的尖木插成马蜂窝。

他虽害怕,但不吱声儿,英国公有比她这招儿更狠的。

反正也就是一下子,一眨眼什么都不知道了,总强过让英国公沉到塘里憋屈好一阵子吧。

吊他的绳子在树杈上搭了一下,折返回来又拴在树干上固定。女子不说话,由火堆里拿出来一支燃得
-0--0-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大唐之绝版马官00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00小说推荐阅读:骄探
--0--0---小--说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正旺的柴火,直接将火苗子燎到绳根处,再问,“你说不说?”

让个女子这么威胁,有些讨绕的话不好出口。

绳子就是他们带来的,李士勣解了高审行等人离开时,绳子就胡乱丢于山道上,让她给捡来了。

麻绳的表面立刻泛起一层火星,然后变黑。

他坚持着,直到她手中的火把熄灭,又去火堆上挑拣出一支来,还在原来的位置专心去烧,这次就连头也不抬了。

麻绳在他身子的坠力下崩开来一股,腾起一团明火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那人迟疑着。

樊莺不理他,返身再去火堆中挑拣,但身后的绳子已经不堪重负,一下子断开。

那人身子疾落、朝着底下的几排尖刺撞去,他魂飞魄散,话也冲口而出,“我说——!”

樊莺再去拉拽绳子已经来不及,她挥剑斩出,一下削平了所有尖刺。

坠落下来的人仍是重重地砸在上面,他忍着剧痛,告饶道,“姑奶奶,我说——我……都说!”

“今日,英国公吩咐我们一件事,他说天黑后,山后小径上会有人过来,为首的是鸿胪卿高审行。英国公让我们装作山贼、设伏擒了他们,而那些人必报身份壮胆,还会报出鹞国公的名号,我们便借机讥讽鸿胪卿,说他是鹞国公的岳丈,再说兴禄坊的二小姐变作五夫人的事,再提子午谷。其实我们什么都不知道,话都是英国公让我们事先背熟的,多一句也不会,也不能添减。因为我们点火为号,过多久的功夫英国公会带人出现,也都是事先定好的……”

樊莺哼了一声,到树后牵出她的马来,再一?;砩系纳?,“你别?;?,我再削一次也不费什么事的?!?br />
那人哭丧着脸道,“死我不怕,但这个等死的法儿我再也不想领受了!”

樊莺从背囊中取了纸,铺到马鞍子上,“笔墨我是没有?!?br />
那人又哭丧着脸道,“我、我有!我写血书!”说罢咬了食指,将刚才的话一字不差都写下来。

樊莺看了一遍,确认无误,又从百宝囊中掏出一只印泥盒来,打开后对他道,“你给我画押?!?br />
那人不敢不从,画了押然后又问,“小的什么都说了可是,女侠你会不会食言,不肯饶我呢?”

樊莺说,“我说话当然算话,再说你只算从犯,没有死罪。不过你得与我进城,等见过我师兄以后,他让你走你才能走。总比你跑回黄峰岭山庄去安全?!?br />
她又将这人捆起来,点了穴,然后靠坐在树下等时间。

天色渐渐放亮,火也熄了。

樊莺隐入树丛之后,再出来时又换作了陪高峻出行的装束,戴了大沿帽子,不仔细看就是个跟班的差役。

如果他们此时就回城的话,在半路上一定会遇到赶着上朝的李士勣和高审行,樊莺只能拖在这两个人的后边进城。

但这么一来,大约也就不能在师兄上朝前见到他了。不过能够证明李士勣阴谋的人证俱在,晚一点也无所谓。

樊莺认为,她给师兄拣了一支杀手锏,在接下来与李士勣或高审行的较量中一定大有用处。

……

高白和菊儿、雪莲送鹞国公上朝以后,又过了一个多时辰,三夫人樊莺才回府,而且还带回来一个人。

原来她将此人点了穴道,让他坐在马上进城,而她是牵着马走回来的。

樊莺吩咐高白,一定要看紧了此人,万万不许逃脱了,一切等尚书令回来之后再作发落。

高白将此人拖到偏院,就在厨房边上的一间小仓房里关好,派了得力的两名家丁在门口看住了。

樊莺来到后宅,本想补补觉,因为她这一宿都在忙了,谁知躺下来说什么也睡不着,又爬起来问,“高大人出府时带刀了没有?”

雪莲说,“带了,我看见国公走时带乌刀了?!?br />
樊莺先是放了心,旋即又说道,“带了也没用啊,又带不到朝堂上去!”

雪莲很奇怪,樊夫人为何说带了也没用,带着乌刀上朝是违制的。雪莲不便问,但鹞国公今日的上朝,就也令她担心起来。

樊莺打扮了一下,换了一身胡服马裤,这是丽蓝从沙丫城带给她的。她骑马出府,对雪莲说,“我去尚书省都堂?!?/div>
00小说网(零零小说网)的最新网址: 澳门赌博在线 www.esoesmarte.com 。cc域名非常好记。第一时间阅读《大唐之绝版马官》的最新章节 !
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“左右键[← →]”快捷翻页,按“回车键[←Enter]”直接返回章节目录.返回顶部

喜欢看大唐之绝版马官的人也喜欢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