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手机阅读本书

    扫描二维码,直接手机阅读

第五百四十五章 经历生死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参天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长乐原本还在担心丁启忠会丢掉性命,听南风这般说,方才想起他有起死回生之能,也就不再插言。
  丁启忠虽然受伤颇重,却一直挡在门前,挥舞长剑,死撑拒敌。
  后院此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,胡家老少自后院哭爹喊娘,四处乱跑,便是逃命,也不忘带着细软和金银,由于惊慌紧张,金银首饰多有散落。
  山贼此时都聚在前院儿,但他们并不是被丁启忠挡在这里的,他们之中有不少人都有灵气修为,提气翻墙不是难事,之所以滞留不去是想碰运气捡便宜,万一运气好把丁启忠给杀了,就成了为大当家报仇的功臣了。
  都想碰运气,就都往上冲,丁启忠已是强弩之末,哪里还能自保周全,众山贼一哄而上,数把刀剑几乎同时插进了他的胸腹。
  眼见分不出先后,不好居功,其中一名山贼就挥刀试图砍下丁启忠的头颅,但他挥刀之后却失去了准头,砍中了身旁的一名山贼,后者大骂,挥刀追砍。
  就在此时,二当家冲上前去,起脚飞踹,将丁启忠连同那两扇院门一并踹进了后院儿。
  眼见胡老财和家人带着银钱试图逃走,二当家高声呼喝,“还愣着干什么,都抓回来?!?br />   山贼闻言哄然上前,抓鸡撵狗一般的追赶胡老财和那些试图逃走的女眷。
  胡老财等人如果在听到丁启忠呼喊之后立刻逃走,此时应该已经逃出去了,奈何这些人舍命不舍财,逃命之时还不忘带上金银细软,正是此举耽搁了时间,一个也不曾逃走,都被山贼撵回了院子。
  若是将金银藏起来,山贼还不一定能寻的到,这下倒好,全带在身上,山贼省事了,都不用动手翻找了,直接抢了过去,谁敢不给,一律砍杀。
  在山贼抢劫之时,六夫人自打开的东门跑了回来,趁乱跑到丁启忠身前,眼见丁启忠浑身是血,六夫人又惊又悲,慌乱的伸手去拉,却又哪里拖拉的动。
  眼见不得带走丁启忠,六夫人跪坐在地,抱住了丁启忠,悲哭不止。
  丁启忠本已弥留晕死,听得六夫人哭声竟然睁开了眼睛,但他受伤太重,气息已衰,口唇虽动,却已不得发声。
  六夫人可能不知道丁启忠在说什么,但南风和长乐却是知道的,丁启忠努力想说的是‘快走?!?br />   一个妇道人家何曾见到这等场面,六夫人此时已经乱了方寸,只是抱着丁启忠自那儿哭,并没有趁乱逃走。
  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决定和言行承担后果,六夫人也不例外,她之所以回来无疑是牵挂丁启忠,但她这个决定并不明智,山贼可不管她是不是悲伤,有人发现她去而复返,便跑过来抓着她的头发将她自丁启忠身旁拖走。
  见此情形,丁启忠急切的想要出手救护,但他伤势太重,已经无力起身,想到六夫人随后可能遭遇的,急火攻心,登时断气,眼睛还是睁着的,死不瞑目。
  抓走六夫人的是四当家,六夫人在这些侍妾之中姿色上乘,他早就垂涎三尺,而今大当家死了,机会来了,也不管抢夺金银了,拖着六夫人就往最近的一处房舍去。
  人死之后,魂魄不会立刻离体,但丁启忠却是例外,死后魂魄立刻离开了肉身,而且神志也不似初死之人那般浑噩,仍然保持着生前的清醒。
  之所以这样,自然是南风所为。
  便是死了,丁启忠也看不到南风和长乐,也没有时间供他慢慢回神,眼见六夫人被山贼拖进了屋里,疾冲上前,试图阻止搭救。
  长乐看不到丁启忠的魂魄,眼见六夫人被山贼拖进房中,皱眉看向南风,沉声说道,“够了?!?br />   南风没有接话,而是托带长乐去得那处房舍,此时山贼已经将六夫人拖了进来,正在撕扯她的裤裙。
  六夫人哭喊挣扎,但换回的却不是山贼的怜悯,而是两记响亮的耳光。
  此时丁启忠的魂魄已经跟了进来,见此情形,急切的想要杀贼救人,但他此时只有魂魄,无有实体,已经伤那山贼不得了。
  长乐看到了丁启忠,也看到了他在做什么,这无疑是得南风助力。
  六夫人被打懵了,停止了挣扎,那山贼趁机扯下了她的裤裙,抓下了她的亵裤。
  眼见六夫人即将受辱,丁启忠疯了一般的想要阻止,但他伤不得那山贼,也拿不得木椅器物,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。
  山贼的霪笑惊醒了茫然之中的六夫人,后者疯狂蹬踢抓挠,若是施暴者是寻常男子,只要女子亡命反抗,施暴者很难得逞,但眼前的山贼是有灵气修为的,六夫人哪里是他的对手,很快被压住了双手,动弹不得。
  挣扎无果,六夫人张嘴吐舌,想要咬舌自尽。
  山贼有感,急忙捏住了她的牙关,“好个贱货,便是
--0---0---小--说---www.esoesmarte.com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
参天00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00小说推荐阅读:脱线魔法小厨娘
-0--0---小--说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你咬断了舌头,也只是变成哑巴,死不掉的?!?br />   就在此时,外面有人呼喊‘四当家?!?br />   山贼一听,哪里还敢犹豫,急解腰绳儿,六夫人长的漂亮,若是由二当家分配,肯定轮不到他,先占了再说。
  丁启忠的绝望和悲愤在这一刻达到了极点,仰天悲吼,目呲欲裂。
  丁启忠发出的吼声山贼是听不到的,他还在解腰绳,脱裤子。
  就在他脱下裤子的瞬间,突然毫无征兆的倒飞了出去。
  见此情形,长乐如释重负,他的担心是多余的,南风准确的掌握了最为重要的那个度。
  丁启忠有感,急顾左右,但他除了蹲在地上悲哭的六夫人,看不到房中还有其他人。
  茫然四顾之际,眼前景物突然变化,魂魄回归肉身,伤情尽愈。
  就在他翻身坐起的同时,十七把散落各处的飞刀同时向他飞来,准确的归附周身各处。
  丁启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他却知道眼下最应该干的是什么事情。
  此时那一干山贼已经被抢夺而来的金银和女人冲昏了头脑,哪里会想到丁启忠竟然死而复生,丁启忠飞刀发出,洞玄三洞修为的山贼先后毙命。
  事发蹊跷,山贼乱了手脚,惊呼奔逃,丁启忠穷追不舍,痛下杀手。
  “你要这把飞刀作甚?”长乐看向南风,南风正在打量手中的一把飞刀。
  “你对此人有何评价?”南风不答反问。
  长乐想了想,说道,“看他随后举动?!?br />   南风点了点头。
  看得出来,丁启忠是动了真怒了,都说穷寇莫追,他可不是这般,发疯一般的追杀,而且是痛下杀手,尽取要害,不留活口。
  对于丁启忠的反作法,南风是赞许的,男人就应该这样,干脆果敢。世人大多认为以德报怨才是君子,实则这种想法是违逆人性的,也是虚伪的,若是以德报怨,又何以报德?
  身居高位之人,理应高瞻远瞩,见识过人,所作出的决定往往为世人所不理解,故此一意孤行,坚持己见显得尤为重要,行事绝不能受到世俗看法的绑架和挟持。
  出来与山贼血拼,官府是不敢的,不过痛打落水狗,他们还是干得的,眼见丁启忠占了上风,更夫跑出来敲锣呼喊,官府的衙役出现,大呼小叫,追赶山贼余党。
  直到官府接手,丁启忠方才抽身回返。
  胡老财一家死中得活,对丁启忠千恩万谢,胡老财此番算是办了件聪明事儿,直接将六夫人休了,再送白银三百两与丁启忠,这三百两银子既是谢礼也是贺礼。
  丁启忠收了银子,也不多待,即刻带着惊魂未定的六夫人出了胡家。
  到得无人处,丁启忠拉着六夫人面向长安方向跪倒,默然九叩之后,带着已经不是六夫人的六夫人往西走去。
  直至此刻,长乐方才说出了对此人的看法,“他心里的那杆秤,还是准的?!?br />   南风点了点头,看一个人是否值得交往共事,最重要的是看此人心里的那杆衡量恩怨是非的秤准不准,心里的半斤是否等于事实的八两。丁启忠先前冲长安跪倒,说明他知道是谁在背后帮他,九叩表明了他的感激程度,只磕头不说话,则说明他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。这样的人,是可以用的。
  “时候不早了,你先回去吧?!蹦戏绯宄だ炙档?。
  长乐点了点头,“你也早些回去?!?br />   南风点了点头,转而瞬移消失,来到漠北黄沙岭。
  当年他曾在这里缴了牛头马面的拘魂索,事后随手抛弃,此番到这里来,就是来寻这件器物。
  寻有所获,便带着此物回到长安。
  元安宁正准备就寝,见南风回返,急忙下地来迎。
  “别下来,我马上就走?!蹦戏缃谢晁骱湍前逊傻吨糜谧腊?,“这条锁链是阴间金石熔铸,你看看能否设法将它融掉,按照这飞刀的样式,打造一些飞刀?!?br />   便是南风不让元安宁下地,元安宁仍然下来了,走到桌旁打量那条拘魂索,“我姑且一试,不同金属所铸器物很难完全相同,若是大小和重量不得兼顾,取什么?”
  “取大小?!蹦戏缢档?。
  元安宁点了点头,“事情办的还顺利吗?”
  “还可以?!蹦戏绲懔说阃?,“我带了诸葛婵娟同行?!?br />   元安宁笑着点了点头,“吃饭不曾?”
  “吃过了,你休息吧,我还得去一趟凤鸣山?!蹦戏缢档?。
  “好,小心些?!痹材档?。
  南风点头,再施瞬移,来到凤鸣山下,他有心派丁启忠上场,却不想让他对阵淡蓝洞玄,若是可以,他想让丁启忠替下长乐,对战蓝气三洞……
00小说网(零零小说网)的最新网址: 澳门赌博在线 www.esoesmarte.com 。cc域名非常好记。第一时间阅读《参天》的最新章节 !
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“左右键[← →]”快捷翻页,按“回车键[←Enter]”直接返回章节目录.返回顶部

喜欢看参天的人也喜欢看